⚡Drarry一直線⚡
逆可逆可逆可逆可逆
b4issuper@gmal.com

【維勇】椅子play

九本:

 



※原著設定,ooc日常運作,起因是 @B4日安 的可愛勇利圖///

※暖身部分是憑空想像的,有bug請勿見怪,單純只是想拿椅子來發揮(嗯?

依舊前頭艾特 @盛夏繁星 ,我已經被催了三輩子的椅子play,為了讓熬夜的你起床就能看到,特地早起碼完全文喔(*^o^*)



#椅子play



溜冰前的暖身特別重要,要是筋沒拉開,滑到一半腳抽筋就糟了,輕則幾分鐘恢復,要是不幸拉傷,影響日後的比賽就不好了。


平常溜冰員都會自備暖身墊,身子倚在上頭盡情伸展,勇利老家的溜冰場也有塊自己專屬的軟墊。


那天也不知道是誰弄翻飲料,剛好撒在那塊墊子上,即使擦了還是感覺彆扭,又是最常使用的中間部分。儘管無奈,勇利還是決定重買一塊。



要是暫時有個替代品就好了……


後邊休息的地方有張直立式的木椅,聽說是優子為了清天花板才從家裡搬來,最後沒地方擺就放在這邊。上頭積了一層灰,看似孤寂多餘的存在,總覺得莫名悽涼。



他揀了塊乾淨的抹布和水桶,蹲在地板耐心擦拭木椅,沿著紋路與支幹細心擦拭每一處縫隙,小心翼翼的態度如同受洗般地純淨聖潔。


要是西郡看到肯定笑話自己,有多餘的時間倒不如滑冰比較實在,勇利當然理解這個道理,看到這張椅子卻是忍不住動情。



它曾經被人需要,卻是被冷落在這,全身沾染了一層灰也沒人理會。如果可以,他希望自己扮演這張椅子的救贖,讓他重新擁有展現的機會。


──如同當初的勇利,遇到了願意拯救他的維克托。



這邊還在擦呢,休息室的門突然打開,維克托張開手臂朝勇利撲來,除了臉上未退的淡紅,外套和衣服都殘留炭火與酒味,勇利厭惡地皺了眉,漠然退開對方的熊抱。


熱情的男人撲了個空,俊顏倒直接和椅子親暱接觸,吃了滿嘴的灰。



「勇利──你都是這樣對待教練的嗎?」


「太臭了。」


「wow,這麼直接的勇利,我喜歡。」


對方聳聳肩不予置評,蹲下身將抹布洗了一遍,走向椅背繼續擦拭。維克托坐在一邊的長椅,探頭朝自己身體嗅了一陣,大概是自己也覺得臭,默默將自己脫了精光。


另一邊的勇利專注手上的活,抬頭瞧見裸男只有汗顏,僵直走到櫃子旁扔了好幾套衣褲給他,回頭繼續他的工作。



「勇利難道是害羞了?」


「……我只是怕你著涼,照顧病人很麻煩的。」


口是心非的小豬,維克托偷偷在心裡笑,一邊俐落換上繡有溜冰場標誌的外套和長褲,才經過幾分鐘的換穿時間,椅子已經被來回擦拭好幾遍。


「勇利,想拿這張椅子做暖身嗎?」


「呃?沒有,就只是想擦……」


「既然都這麼用心了,不好好妥善利用是種浪費喔。」



在四腳椅上做暖身操?這也真夠奇葩的。眼前的維克托顯然又一次為勇利創造了奇蹟。


他先讓勇利坐在上頭,大腿張開緊貼著椅背,拉起手掌自然落在膝上。勇利還在困惑呢,手邊的耳機被輕柔放入耳內,男人的髮絲擦過裸露的頸肩,怕癢的他微微縮起膀子。


「勇利,來聽聽EROS吧。」



後續請走  這裡

這次開車與否是和B4太太討論的結果,大家就帶著平靜的心情看吧(*^o^*)

因為重點是她的天使勇利!!不是開車!!



又是慣例擾民時間啦──

@Yui_旖函  @沈家十三  @芦焚_  @软壳生物  @莫待待  @汶町町町町  

@默曦   @言晴章   @我有故人抱剑去  @立月龍  @yummy4526  @阡沥 

@镜雪暗月 


依舊還是一樣的問題QAQ

標不到荓語桑十分抱歉嗚嗚嗚,之前的棉花糖桑、Ka.桑、莊子云外物不可必桑、馬鈴鼠主人桑也依舊不行rrrr


评论
热度(254)

© B4日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